港镇生活网 港镇生活网-港镇-新闻-图片-美食-信息-视频-汽车-女性-旅游-房产-教育-钓鱼-软件-便民-论坛-导航 Rss | 免费注册-通行证登录
港镇生活网
您所在的位置:

十一月的陌上秋

2010-11-14 18:53 gc.mmaaa.cn 来源:未知 作者:晒太阳的猫咪  已有 人浏览
[导读]十一月的秋末,J学校的小山林里,有硕大枝丫的老银杏林间,一阵秋风袭过,漫山遍野的金黄色就飘舞着被染印成片了。 银杏的叶子,从枝上跌落。它们棱角圆润,质地泛黄,好像是随着秋天一道,穿越人间而来。于是,连秋天的叶子似乎也是从某个遥远的时代里穿越...

  十一月的秋末,J学校的小山林里,有硕大枝丫的老银杏林间,一阵秋风袭过,漫山遍野的金黄色就飘舞着被染印成片了。
  银杏的叶子,从枝上跌落。它们棱角圆润,质地泛黄,好像是随着秋天一道,穿越人间而来。于是,连秋天的叶子似乎也是从某个遥远的时代里穿越而来般,带着阡陌,带着别离,带着厚重的沧桑,隔绝了天地,也隔绝了烟雨。
  秋末重重的气氛压抑着天气和山,压抑着山上的银杏叶子。银杏因此面带悲喜的笑,像举棋不定的小孩般犹豫着。它身后是寂寞且安静的人间;银杏是在犹豫,它是否需要再次投奔到大地上去。投奔意即死亡,拥抱得壮美,是为此生最完美的谢幕。
  而秋风真正劲爽地吹入人间呼啸时,银杏的叶子早已逃脱干净,只剩下一山的光秃秃的枝丫在风里干涸。
  白杨,垂柳,还有法国梧桐树是精明的,当秋风最后一次残卷山上时,它们终于不约而同地撒下自己的夏装了。
  也许是该换装了,换装的季节已到,也务必再与秋天客气什么了。秋天的装扮是四季里最干脆的,不需装饰给自己什么,只用脱下些另外的什么。而终于在脱下之后,所有的树林就都惊讶了。
  它们在议论着,只和彼此亲近的人议论;它们议论着各自卸装后的容颜,议论完毕后,它们互相再心生疑问:到底,你曾经是谁,到底天涯之内,我们相识否?
  卸下秋装后的容颜,似乎是被时间谴卷了千年。若伴相邻的秋树林里,每棵树都宛若新生。只有秋装与秋意才会给它们带来这种新意的,秋天给人以新鲜,也给树以及所有的生灵以新鲜。
  有四季常青的香樟树静若在光秃秃的银杏树畔。香樟是有绿色的微笑,它自己也有很多的惊讶。它其实也是倔强的,此银杏树比秋天更倔强。所以,它保留了自己的容颜,一个春,一个夏,一个秋,或许还有一个冬。没有季节能改变香樟的容颜,季节只改变它的心情,是绿色的。
  十一月有风的时候,秋意十足。很多人认为的秋意也是盛气凌人的。没有春夏的温婉,秋意只是苍老如松的,像饱经风霜的长者。
  秋风横扫,季节沦落。
  很多时候,我不是将秋意料想的凋零,凄清,而是秋意原本就有如此的凋零凄清。南飞的大雁,只叮咛一声,便苍远的将J学校淹没在云团之下了;阳光没有力气,淡淡的像被泡过的影子,听不到温暖的声音。
  有座三乐桥畔的河水,总是死一般的宁静。河水沉寂了,它们不与雁鸣附和,也不与秋风附和。河水也是需要安静的,河水亦需要沉思。晶莹的水,不明彻的折射着阳光,仿佛莫愁湖上的古音符。
  孟子言的三乐,在十一月的秋里,没有一点征兆的引子。大雁南飞,孤独叮咛成行;而雁飞过的天角,枯柳却连在一起,突兀地也将这座枯城联系在一起。
  J学校的楼宇旁,也再没有了青春的学生。空荡的校园里,空留雁的回鸣声,就是没有人欢唱的歌声。
  秋天将人间换了颜色!
  换装的银杏,白杨,终于在深秋的季节里习惯了万物传递给它们的挑剔眼光,甚至很多时候,我们也熟悉了彼此带来的挑剔眼光。新鲜或者陈旧,这都无关紧要。重要的是,在秋天的阡陌和别离里,我们终于又一次问候了彼此,也熟悉了彼此。
  陌上秋来,而真正的秋来时,带给人间的却是秋来的漠漠。
  “秋来漠漠向昏黑”是一种怎样的昏和黑呢?我不知道,或许,在寒树清烟里的乌鸦知道吧。
  老鸦悠闲的叫一声,在十一月的秋季里,只是它自己的普通的一声发泄。而那发泄在除开它以外的人间里却产生了那么大甚至那么多的噪音。
  寒鸦数点寂寞后,多少前程旧事不付,只道是,忘了人间。
  很多时候,我会一个人听这样的古词。当然如果驻立的地方是荒原那将会是更好,一个人的幽深,或者单调,就是让一个人去品。很多时候,这个世界上的许多有情或无情的往事是与大多数人无关的,只与你有关,与我有关。
  十一月过去,十二月不来。只有寒鸦数数,点缀着安静的山中苍苔。十一月像寒鸦嘴里迸出的沧凉低音,十一月也像苍苔粗糙的裸露肌肤。只是,对这的一切我都不熟悉。
  十一月的陌上,静寂却不死亡。幽灵似的歌曲都在幻想里,不在现实外。
  我时常觉得十一月的银杏是自信开朗的,银杏的叶子像一尊老道的弥乐佛笑脸。佛家的笑意味着悟,佛家的悲意味着渡。佛教的笑悲含义深远,佛教的含义竟然也就在我们身边。
  银杏的叶子在笑悲的泯落间,定然早已看破,这一世该有的轮回和没落都是前世的注定。一死亦一生,笑悲只是人刹那间的表情而已。
  就像与之一道的白杨树,垂杨柳,在秋末的凋零里,渐悲渐歌。其实,笙萧寂寞,还在远处,选择过了的泯落,依然诧紫嫣红。
  银杏,白杨,垂杨柳,当它们都光秃秃的在山地的角落里静谧下来后,秋天,还有十一月最终也都静谧下来了,不会再有歌声,连悲哀的歌声都不会有了。
  十一月默许的秋,或者是安静,又或者是阡陌。
  我在整个的十一月里没有见过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,我也没有收到他们给我的信息。就仿佛这个世界上,并不存在我,也并不存在他们一样。
  十一月的下旬里,我却往家里打了三个电话。人的心理和季节相似,到了某个时节,人便会开始注重家庭的熟悉感而放纵不是血缘关系的次亲戚感。
  十一月的秋天,在寒冷的夜风里,我就站立在公用电话亭前,耐心的和老妈通电话。我知道,我是开始想念她了。
  我点一夜星光,照亮一处陌上;秋天的色彩不必以为多远,我在站立着,不久,便是兴夜的流浪。
  我想我是在和秋天一起流浪;
  你却说,我是在和十一月的你在流浪。
  那漫山遍野的落叶啊,你们将何时苏醒,你们快些苏醒吧,我也要和你们一起流浪。

   相关推荐: 走近实习大学生

        十一月的陌上秋

文章责编:niufeifei  
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
·轻了,谈了  (2010-11-24 22:54)
·午夜,把自己出卖给文字  (2010-11-14 18:46)
·薄年  (2010-11-14 18:49)
·我是我,不要变  (2010-11-14 18:56)
·午夜前的十分钟  (2010-11-14 18:52)
·屈原分家  (2010-12-07 21:52)
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言请三思----请输入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欢迎投稿 | 广告合作 | 安全承诺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9-2016 gcaaa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堆沟港镇之窗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客服QQ:295951426 港镇生活网如有侵犯您的版本 请联系客服QQ 三个工作日内删除
邮编:223500 广告招商:8.jinqiao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