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镇生活网 港镇生活网-港镇-新闻-图片-美食-信息-视频-汽车-女性-旅游-房产-教育-钓鱼-软件-便民-论坛-导航 Rss | 免费注册-通行证登录
港镇生活网
您所在的位置:

我的大学生活

2010-11-14 18:56 gc.mmaaa.cn 来源:未知 作者:晒太阳的猫咪  已有 人浏览
[导读]1974年7月中旬的一天,公社领导通知我去参加考试,说是要推荐我上大学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了。到公社后,文教组的同志给我们布置了一些复习内容,涵盖语文、数学、化学三门功课。要求我们在10天之内复习完毕,然后参加考试。为了专心复习,我住进了公社食品...

  1974年7月中旬的一天,公社领导通知我去参加考试,说是要推荐我上大学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了。到公社后,文教组的同志给我们布置了一些复习内容,涵盖语文、数学、化学三门功课。要求我们在10天之内复习完毕,然后参加考试。为了专心复习,我住进了公社食品公司的表姐夫家,让表姐夫日夜辅导我复习。结果不错,考完试,我的成绩排在前9名。一个月后,我接到农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读的是动物医学专业。9月份我入校报到去了,正式成为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第四届“工农兵大学生”。
  刚到学校,一切都感到新奇,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的感觉。校园很大,林荫大道纵横交错,林荫树几乎都是热带水果王—芒果树。校园正门向东,一条大道直达校园西侧的教职工宿舍区。进入校门,左边是男生宿舍,右边是体育馆、足球场、篮球场;在向前进,左边是个大渔塘,塘边的芒果树下有许多水泥条凳,还有一座凉亭,供师生休闲。右边是学生饭堂,饭堂里按年级班组顺序,依次排放着饭桌,饭碗放在餐桌上。开饭时间到来之前,值日生提前到餐桌前把饭菜分组员的饭碗里。饭堂虽大,但由于学生多,容量显然不够。所以许多学生都把饭菜带到饭堂外面的水塘边、球场边或带到宿舍里吃;饭堂西侧是女生宿舍。在我心中,女生宿舍是个非常神秘的地方,四年里我从来都没有涉足过;再往里走,左边是教学区,有宽敞明亮的阅览室和图书馆,有神秘莫测的实验大楼,有依次鳞比的敞亮教室。右边是号称百亩农场,是农学系和园艺系的实践实习基地;穿过农场便是牧医系的实践实习基地—牧场。牧场比农场大好几倍,分养牛区、养猪区和养禽区。广阔的坡地到处都种满了牧草和青饲料。我们的专业技术课和实践课几乎都在这里完成。
  大学的课程很多,有政治经济类、文化基础类、专业基础类和专业技术类。具体课程有数学、物理学、基础化学、生物化学、政治经济学、哲学、生物学、遗传学、畜牧基础学、动物营养学、生理解剖学、流行病学、普通病学、临床诊断学、病理学、药理学、微生物学等等20几门课。第一学期是文化补习和部分专业基础课。此后,按部就班地学习各门功课,其中政治时事学习贯穿始终。一开始,我们的课程没有统一教材,全都是学校老师自编自印的讲议,直到1976年底才陆续拥有全国统一教材。刚领到一本本厚厚的讲议的时候,心里有点紧张。面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陌生领域,我担心看不懂学不进。尤其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理论基础课,例如生物化学,一个化学结构,写满了整个黑板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。又如遗传学的受精过程、染色体行为和细胞分裂,以及DNA遗传物质的神奇功能等,诠释了生命的起源与成因,追古索源,趣味横生。还有,有机体的消化系统、神经系统、呼吸系统、循环系统、运动系统、内分泌系统、泌尿系统和生殖系统等八大系统,它们之间相互协调、支配和作用,错中复杂,高深莫测。再就是有机体的七大营养要素:蛋白质、脂类、碳水化合物(糖类)、无机盐(矿物质)、维生素、纤维素和水等。它们在维持生命活动中各为互补,无可或缺。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,我发现这些理论基础课与后来的专业技术课是紧密相连的,无论是对畜牧业的发展,还是对动物疫病的预防与诊治,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关联。再说,动物的生命学理论与人类的生命学理论是相共相通的,许多人类医学的理论基础都是从动物的试验中形成和发展的。所以,我慢慢地喜欢上了动物医学这门学科,学习兴趣也越来越浓。尽管课程之多,内容之广,知识之深,但是只要激发了学习的兴趣,就能把压力变为动力,把深奥的学科理论转化为简浅的实用知识。
  由农民到军人,再由军人到大学生,从彷徨到超越梦想,转瞬间放大了我的理想与前途,实现了命运的重大转折。突如其来的好运,一下子把我推上了时代的浪尖,成为时代的宠儿。这,令我既喜又忧。喜的是,我从此翻开了自己人生的新的一页。忧的是,我能否经得起时代的考验,写好这页新篇章。事到如今,无论如何我都要珍惜这来之不易时机,并暗下决心,一定要加倍努力,好好学习,出色地完成学业,向党和人民以及我的母亲提交一份满意的答卷。由于我身份特殊,当过兵,当过大队副支书,所以系领导安排我任三班的党支部书记兼班长。有了这些头衔,使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与责任。一方面要当好“领导”,带好这个班,另一方面还要把自身的学习搞好,以身作则,做好表率。为此,我努力着,勤奋着,拼搏着,付出了极大的精力。渐渐地我失眠了,眼睛变成了弱视,身体也消瘦了许多,前臂上的青脉一根根隆起,用“骨瘦如柴”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,从此我不再敢穿短袖衣。
  在那种年代,政治学习主导着一切。不是学习时事政治,就是搞政治活动,比如“批林批孔”、“批判邓小平右倾翻案风”等等。还要求每位学生都要写批判文章,以“大字报”形式贴在宣传墙上。其实我们根本不懂政治,对政治也不感兴趣,甚至有抵触情绪。但领导要求这么做,我们不得不做。为了完成任务,同学们纷纷跑去阅览室找报纸抄文章。你要是站在“大字报”宣传墙跟前浏览一下,就会发现每一篇文章都是那样的有思想,有论据,有水平,充满高昂的斗志。迎合政治运动只是权宜之计,学好专业知识才是我们真正的心愿。因此,我们在参加政治活动之余,还是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业上。
  “开门办学”是当时最重要的专业实践形式。就是在学了专业基础理论和一定的专业知识之后,分期分批地把学生分派到农牧场、肉联厂或县、乡畜牧兽医站参与生产实践。用实际行动饯行毛主席“从实践中来,到实践中去”的伟大号召。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,每人都要写一篇实践报告,谈体会,论收获。我认为,这种办学模式很好,它可以把“理论”与“实际”有效地结合起来,从而提高学生的理论水平和实操能力,有效地保证了教学质量。
  “开门办学”也有不利的一面,那就是学生分散,不便管理,容易出问题。那几年学校连续发生几起大事,其中两起被开除学籍的大事对我震撼太大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。
  被开除学籍的第一人J,是林学系快要毕业的一位高年级学生,我的校友、师兄和老乡。他被开除之前,全校召开一次声势浩大的批判会,然后进行学习讨论,吸取教训,防微杜渐。可见,他的错误是非常严重的。他的错误就是发生在“开门办学”过程中,错误的根源主要是政治思想没落,受到资产阶级思想腐蚀。
  当时的那个年代是一个把性当作魔鬼和邪恶的时代,是一个稍稍有一点性过错就可能付出惨痛代价的时代。那时,性成了资本主义的大毒苗,谁要是触犯了,就要被批斗、被重罚,甚至有牢狱之灾,生命之险。就在人们对政治挂帅,对性欲麻木之时,《少女之心》手抄本却似一股暗流滚滚涌来,传播到社会的每个角落。我没看过《少女之心》,但我听说过这部手抄本的大概内容。说的是男女之间由恋爱发展到性爱的全过程。尤其是对性爱过程的描写,细腻入微,出神入画,形象逼真,使读者犹如身临其境,欲火中烧,化骨柔肠。所以,看了《少女之心》之后,人们才猛然发现,原来在人类生活中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一面:神圣的、疯狂的,而且是无比幸福的一面。但是,也有很多人因此恨之入骨,那就是政客们。他们把《少女之心》当作比地狱里的魔鬼还要恐怖的东西,是淫荡无比扰乱社会的大毒草。谁看了都会丧失革命意志,都会向错误的深渊走去,向地狱走去。我那位校友、师兄和老乡就是典型的例子。他在“开门办学”期间,充当《少女之心》的传播者,公开向当地中学女性师生传播手抄本,用腐朽淫荡的资产阶级色情小说腐蚀和毒害“社会主义幼苗”,引诱“革命接班人”走上犯罪的道路。他的行为已经把他自己一步步推入了罪恶的深渊。当他还沈醉于荒诞淫色的幻梦之中时,一封举报信悄悄送达了学校。因此,他被开除了,为自己的放荡不羁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在他被清离学校的那天,学校组织召开了一次批判大会,从思想根源上进行了彻底剖析与批判。说他犯错误的根本原因是放松政治学习和思想改造,追求资产阶级的糜烂生活,最终偏离了正确的革命轨道。
  在批判会上,发言者从思想根源中还剥离出两条“罪状”。第一条是对社会主义不满。说是在“开门办学”中,他对生产队出工收工的钟声很不满。尤其是早晨的钟声响得太早,影响睡懒觉。有一天,晨钟又把他从美梦中唤醒了,他很厌烦地骂了一句说:
  “他妈的,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就是这个钟声,简直就是丧钟。”
  于是人们就把他这句话上纲上线,定罪为“对社会主义不满”。
  被剥离出来的第二条“罪状”是“有抢班夺权的野心”。大学快要毕业了,同学们都在谈论毕业去向问题。当问及他对毕业安排有何打算时,他直言不讳地说:
  “我回县林业局工作,局长那把交椅等着我去坐呢。”
  就这么一句玩笑,竟然成了野心勃勃、抢班夺权的危险人物。
  两个“罪状”,加上传播黄色小说《少女之心》,罪上加罪,其结果是断送了自己的锦绣前程。
  第二个被开除学籍的人是我年级二班的一位男同学X。他在“开门办学”期间与一位村姑发生了关系,怀孕了。村姑写信向他讨教解决办法,他竟然不负责任地说那事与他无关,叫她自己想办法处理。这可惹怒了村姑和她的家人。为了出口怨气,村姑的父亲带着她来到学校告状。结果,这位男同学被开除了学籍。最令人痛心、惋惜的是,他被开除时距离毕业只剩下两个多月。
  记得那天下午,我们都在教室上课,系主任神神秘秘地组织各班支部书记兼班长召开紧急会议,通报开除决定,并要求我们年级安排好人力进行轮番看护,以防止事出意外。然后系主任单独对他宣布学校的决定。他接到决定之后,情绪十分激动。他一边哭,一边承认错误,一边苦苦哀求从轻处理。可是,事到如今,任何哀求都已苍白无力,无济于事了。第二天一早,学校派车将他遣送回老家,他的前途就这样被彻底断送了。
  X同学被送走了,同学们心情十分沉重。在同情、惋惜之余,也难免有些激动,甚至骂他是蠢驴,是个盖世无双的大笨蛋。他大可不必推卸责任,而应当积极配合,商量对策,妥善解决。解决的办法很多,或是堕胎,或是采用缓兵之计稳住对方,一切问题留到毕业后再慢慢解决。如果是这样,他就不会被开除,他的前途命运将依然是光明灿烂的。同情归同情,激动归激动,一切抱怨和职责都无法挽回他的前程。
  在那种年代,国家规定学生是禁止谈恋爱的。谁违反了这个规定,谁就挨批评教育。如果发生了性关系,那问题就严重了,不是受处分,就是被开除。不过,尽管有严格的如今看来是扭曲人性的校规,但依然有人敢冒这个险,勇敢地迈向那神秘而又神圣的边崖。恋人们在公开场合,他们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在暗地里他们却像“地下工作者”一样开展秘密活动,神不知鬼不觉地朝着约定地点走去幽会。然而,两个人一旦恋上了,在感情的驱使下,他们无法在众人面前抑制住各自的情感。他们的眼神和肢体语言,都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来,给人一种欲盖弥彰,别别扭扭的感觉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俩“有戏”。所以,凭我的观察,在我们年级至少也有七八对同学在谈恋爱。班干们都在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装着不知道。至于我,更没资格管别人这种事了,因为我也成为“地下工作者”成员了。
  我和女同学Z她的爱情仿佛是在大一第二学期开始萌发的。当时,我刚经受过一场失恋的严重打击,还没有从伤痛中走出,因而有些自闭,有点自卑,更多的是不自信。所以,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不敢接受她给我献出的“橄榄枝”。倒是她,一如既往地给我投来关注的目光,传递爱的信息,这才使我彻底走出了失恋的阴影,打消了自卑的情绪,增强了必胜的信心,毫无顾忌地跳进了她为我设下的“爱情陷阱”。从此,我和她成为一对“地下工作者”,活动在学校的林荫树下、竹林深处、灌木丛中。
  在上大学的日子里,吃、住、学费等一切费用均由国家财政包干。困难学生每月还可以领到4元的生活补贴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说实在的,4元钱只能买些香皂、牙膏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。所以,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。
  她是县城人,父母有钱,每月都可以到邮局领取不少父母寄来的生活费,所以她不享受国家生活补贴。
  每到星期天,同学们都纷纷到市中心逛大街,看电影,上百货大楼购物,而我只能躲在宿舍里看书消磨时间。那些热恋中的同学,更是早早地就消失在都市里茫茫的人海之中。她也经常约我上街,想在人海之中过个“二人世界”。但我很少跟她上街,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钱。每次上街都是她看数,这令我很不舒服。为了能和她在一起,我必须想办法挣钱,不能老是囊中羞涩。为此,每年暑假我都和少数几位贫困同学留在学校,从事“勤工俭学”劳动。干一天只能挣5角钱,一个暑假下来最多只能拿到20来元。不错了,这个数已相当于一个助教一个月的工资了。手头有了钱,我就拥有了约会的主动权,而且在恋人面前花自己挣来的钱,一个字“爽”。但是,20多元钱并不见用,没约会几次就花光了。到头来还是得吃她的用她的,甚至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她给买的。心里很不情愿,但又无法拒绝,久而久之,我也就不在乎了,反正都把对方当成自己人了,何必那么客套呢?
  可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发现我并不是她唯一的男朋友,在我的背后,她还跟本校的另外两位男生有特殊联系。他们之间的交往情况,有些是我听来的,而有些则是我亲眼证实的。也只有到了这时才知道,她的精力原来不是花在学习上,而是耗在了搞“地下工作”。难怪她的学习成绩老上不去,连实习总结都要我帮她写。人都被卖掉了,还要帮她数钱,笨死了我。
  看到她轮番在我们三个男生中间穿梭,一开始我的心感觉酸溜溜的,后来我静下心一想,又觉得无所谓。因为,我早就预料到我和她的关系不会长久。所以,我并没有在她身上投入太多的感情。但是,自古以来,爱情这个东西都是自私的,谁拿爱情当儿戏,谁就必然自食其果。更何况在一个圈子里搞“四角”恋爱,简直是对神圣爱情的玩弄和亵渎。从那以后,我对她无论如何都爱不起来了,见到她只觉得反胃,甚至是有点恶心。为了保持平稳过渡,不至于搞僵闹翻,以免造成不良影响,我和她只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。直到大学毕业,她的“四角”恋爱没有一个好结果。
  按教学大纲规定,我们学完了全部课程,顺利完成了学业,即将走出校园,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洪流中。在我们那个年代,上学费用由国家包干,毕业分配由国家安排。只要上了大学,就意味着即将成为国家干部了。1978年1月,那是离校前的最后一个月。在这短短一个月里,我们每个同学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等待着毕业分配。宣布毕业去向后,每个同学都十分兴奋,纷纷寄语祝福。同学中,有的留校当老师,有的分配到科研院所搞研究,大部分同学回到本县工作。我和另外5位男同学,被分配到某新建港口城市动植物检疫所。此时的心情,别说有多高兴了。
  毕业了,同学们纷纷离开了学校。在离别之际,同学们相互握手告别,感情凝重,难舍难分。恋人们终于可以由“地下工作”转为“公开亮相”了。他们相拥相送,情意绵绵,甚至流下了惜别的泪水。
  Z比我早走一天。她离校的那天早上,我走到校内停车点去送行,但她对我十分冷漠。看得出她对我怀有满腹的怨恨。校车启动了,我站在车窗下向她挥手告别。而她,始终没有说话,甚至没有正视我一眼,但她脸上流淌着的两道泪痕似乎已经表达了一切。我伫立在原地,目送着向火车站徐徐驶去的校车,心中泛起了离伤,禁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。这时,我把南唐后主李煜的《相见欢.无言独上西楼》的词改了,轻声吟道:
  无言目送女友,泪儿流。
  缘尽缘散从此化情仇。
  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。
 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
  后来,她被分配在某市一个事业单位。工作不到一年她就结婚了,她的丈夫并非校园恋人,而是她在毕业实习中就已经谈好了的一位单位干部。不久,她怀孕生下了一个女孩。再后来,听说她身体不好,患上了急性肾炎。经过两年的精心治疗,病情得到了控制,身体逐渐好转。医生曾经告诫她今后不得再次怀孕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正当她身体一天天康复的时候,她丈夫忘乎所以了,他非要生个男孩不可。于是,在丈夫的软硬兼施下,她冒着生命危险怀上了第二胎。这回灾难真的降临了,在她怀喜的同时,肾炎急性发作,没多久就离开了人世。听到她的死讯,我心里非常难过。她的短暂人生,验应了那个真理:性格决定命运,抉择决定人生。她这一生,错就错在“多情”上。算了,事到如今,再去评论一个死去的人已经是毫无意义的了。
  转眼间离开母校已经三十年了。在这段时间里,母校经历了两次重大改制。先是由农学院改为农业大学,几年之后,又被归并到广西大学。于是,原来的农业大学被拆分的拆分,被合并的合并,剩下的成立为两个学院,即广西大学农学院和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。这就意味着从此我失去了母校,我如同流浪在社会上的一个孤儿。每到校庆日我就犯愁,到底是该参加谁的校庆呢?广西大学校庆我肯定不参加,因为我不是广西大学的毕业生。参加农学院校庆也不合适,如今的农学院是由原来的农学系和植保系合并而成的,并非是从前的多学科农学院。那么,我只能考虑是否可以参加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的校庆,因为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是由原农学院牧医系升格而来的。问题又来了,我是原牧医系的学生,并非是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的弟子,如果参加这动物科技学院的校庆,有如“失散的孩子认错娘”的感觉,尴尬得无地置容。如今,“校庆”二字对我来说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,唯有母校才是我终身难忘的圣地。因为,在母校的怀抱里有我学习的影子,有我成长的经历,还有我多彩而幸福的回忆……。

   相关推荐: 走近实习大学生

        我是我,不要变

        十一月的陌上秋

文章责编:niufeifei  
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
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言请三思----请输入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欢迎投稿 | 广告合作 | 安全承诺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9-2016 gcaaa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堆沟港镇之窗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客服QQ:295951426 港镇生活网如有侵犯您的版本 请联系客服QQ 三个工作日内删除
邮编:223500 广告招商:8.jinqiao@163.com